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问答

蔷薇吸血族第一部全文

蔷薇吸血族第一部全文

放学后,我联系到了陈哲远,再一次去了他家。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刚受过惊吓,根本没清楚地看过他的房间,这次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他家乱得简直一塌糊涂。屋子不是很大,就一室两厅,但是却到处堆积着纸张、书籍、还有奇奇怪怪的机械。他收拾了半天,终于把客厅腾出一块空地,让我坐下来。“我家只有卧室稍微干净点。”他解释道。难怪刚才他强烈反对我来他家谈话呢。“好像……那些科学家什么的,都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啊哈哈!”我干笑道。他瞥我一眼,说道:“我不觉得你是在夸赞我。”“哦,这样啊。”我不好意思地抓一下后脑勺,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昨天没事吧?今天没去学校是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不是,我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而是夜晚杀人事件有进展了,我正在研究罢了。”他递给我一瓶矿泉水,又补充说,“我家只有这个。”我接过水,好奇地问:“进展?知道嫌疑犯了?”“那倒不是。这次的案件是我遇到最奇怪的案件之一了,犯罪手法竟然在模仿吸血鬼。”他咳嗽了两下,又说,“白皙然,你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吗?”我的心顿时快速跳动了一拍,表面却只是平静地缓缓眨了两下眼,我一本正经地说:“这个是伪科学,你这科学家怎么能相信这些不切实际、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我不是科学家。”他轻声道,“况且这个世界有很多事不能用科学解释。”我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相信吸血鬼喽?”“当然。”我不假思索,回答得飞快。陈哲远笑了笑,又说道:“不过,你的行为倒是有些像,所以我一直认为你是吸血鬼崇拜者。”“行为?”我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不该说谎,我就直接说我喜欢吸血鬼,也许还可以搪塞过去。在精明的陈哲远面前,我回答得太随便了。“比如,你很讨厌晒太阳,体育课遇上大太阳,你总是会请假。我虽然上课时间不多,但是只要是室外的体育课,我看你基本都在请假。不要告诉我你讨厌体育哦,因为你运动神经相当好。”“我在美白,晒太阳会变黑,多讨厌啊。”我紧张兮兮地回答。陈哲远愣了一下,笑了:“那是我想多了,对不起。但是……”“继续说说案件的事情。”我为了防止他将话题再次放在我身上,马上打断他的话头,假装关心地询问起案情。“根据我的推理,发生的所有事情综合起来看,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我发现如果把这个凶犯当做真正的吸血鬼,就可以说得通了。而且,他应该是个男人,还是个外国男人。”我歪一下脑袋,有些吃惊,这家伙果然不简单!我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分析受害者的遗体,还有观察另一些蛛丝马迹得出的结论。最奇怪的是被害人不曾有半点挣扎的迹象,脸上的表情是很愉快的样子,解剖分析也没有发现任何药物作用。就算脖子上的动脉断了,也不可能身体里一点残留的血液都没有……”“等等,等等,你还看尸体啊!”我有些作呕。他白我一眼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还看过比这些更可怕的尸体。例如只有半个身体或者只有头颅的,我见过最恶心的是上次半夜在河岸边发现的,那具女尸……”“STOP!停止讨论尸体的问题!”再说下去我别想吃晚饭了,我慌忙制止了他,“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吗?”“还有杀人时间。综合几个案子,我用代数定律做出综合分析后,发现作案的时间一般集中在凌晨一点到四点间,最早一次在十一点,最迟不超过五点。还有作案地点,有一天发生了两起案件,时间间隔并不长,地点却间隔很远,这一段路开车或者坐地铁都不能短时间内赶到,所以很离奇,但是我排除有两个人作案的可能。”“为什么排除两个人的可能?这也是有可能的啊。”“这个案件从最初开始,就显示是一个人在作案。你说可能一个人作案的中途,又冒出一个人来帮凶,而且手法一模一样,但是仅帮了一次,此后又不出现吗?这种可能性用数据来计算,几乎是不可能的。两个人在不同地方行动,死亡数据就不对了。而且,一个人的手法一般会固定,显示出他的习性,没有完全一模一样想法的两个人,即使刻意模仿,也会有细节的差别。”“原来如此。”“然后我又仔细分析过可能通往第二个案发现场的道路监控仪器里的车辆,没有一辆可疑的。也就是说,他不是开车去的,地铁在那个时段的录像我也看过了,没有和嫌犯外形符合的人,所以说他不太可能搭载这些交通工具。”这下我知道为什么每次通话他的声音都显得那么疲惫了,彻夜不眠地分析三十五分钟内电子监控器里摄下的七八条大小道路经过的车辆,还有地铁中所有的旅客,简直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这说明,他自身移动速度相当快。目前,圈子已经在慢慢缩小,嫌疑犯的范围已经基本确定了。”范围就快确定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快要锁定目标了?如果让他捉住江书玮,啊,那岂不是活捉了吸血鬼?可是江书玮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捉的角色。太危险了,万一陈哲远被他吸干了血……我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浮想联翩,陈哲远被江书玮禁锢在怀,脸上挂着甜美的笑,脖子上被咬了两个大洞,鲜血就这样“咕咕”往外流……“你没事吧?”陈哲远的声音在我不远处响起。我灵魂回到身体里,望着他有些尴尬地干笑两声:“一些事情你不要亲自出面啊,不然很危险的。”“我很少亲自出面。”他幽幽地说。我正想说,不对啊,好像每次我的事情你都是亲自出面的。话到嘴边,耳畔却响起了小堇哀怨的声音——陈哲远喜欢你!我的身体瞬间僵住了。这不是……真的吧!“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太晚会有危险,你的管家还在下面等着你呢。”我咬咬小虎牙,打量着陈哲远,说道:“昨天,谢谢你了。”“是为了什么道谢?我没有帮上忙,那个奖品没有帮你拿到。”他面无表情,但是我估计他已经看穿我昨天叫他去的目的了。“你能来就帮了我大忙了。”我笑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把我和方紫堇扯在一起的吗?”他说话的语气和海滩那次一样坚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小堇很不错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改变一下自己的观念呢?或者试着接触接触也好,为什么一开始就把她推开呢!”我仍然决定最后再帮一次小堇。“我不喜欢她。”他回答得斩钉截铁。“那你喜欢谁?”话脱口而出,但我马上就后悔了,真唐突。陈哲远黑漆漆的眼睛扫过我的脸后,低头不再看我:“没有喜欢谁。”我松了口气,原来是小堇瞎掰的,陈哲远都说了没有喜欢谁。算了,既然都问了,我就八婆到底:“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没有固定喜欢的类型。”“那就可能会喜欢上小堇喽?”“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你不是没有固定的喜欢类型吗?”“没有固定类型也不说明可能喜欢上她。”“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没有。”“那就有可能。”“没可能。”我口干舌燥,他竟还是一脸麻木。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人?还是个科学怪人!我瞪他一眼,走到门口,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上一篇 《红颜乱》的大结局是什么?求
下一篇 雨过天晴说的是什么生肖
扫一扫,手机访问

扫一扫,手机浏览